漫悦长安书坊——长安作家文集在线阅读(七)

  • 发布时间:2021-10-13
  • |
  • 作者:长安区图书馆
  • |
  • 阅读次数:6

《掠过终南山北麓的风:长安作家文集》是由西安市长安区图书馆主编,共收录长安籍作家和非长安籍而在长安工作生活的109位作家作品汇集而成,全面且系统地提供长安作家及他们的作品情况。这是长安文学队伍的一次大展示,也是对长安已故文学前辈的缅怀,同时是新老作家以及社会对长安文学作者的了解、学习、交流的资料库。

  书香润泽心灵,佳作启迪人生。为了使大家更好的了解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长安作家文学成绩和成果,深刻感受长安历史文脉和文化特征。从2021年9月1日起长安区图书馆将每周推送3篇长安作家文集作品,以飨读者。

雪 祭

作者:卢知民

  时值傍晚,临沮山道上彤云密布的天空终于不堪重负,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地下了起来,犹如盛大的送葬队伍抛撒的纸钱。寒风呜咽悲鸣,又像来自天籁的挽歌响彻寰宇。

  在茫茫雪海之中,在挽歌悲壮旋律的伴奏下,四百多年前西楚霸王项羽垓下被围时那句怆然咆哮的余音,又在临沮上空回荡: “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侧耳细听,却又寂然,诚所谓大音希声。

  随着我们关羽将军挽须饮剑后的颈血喷溅,临沮山道的雪地上便写出一树炽热鲜艳的桃花。而在山道两旁枯败的芦苇杂草中久久期待、终于得手的东吴大将潘璋和他的部将马忠,当然对这树桃花视而不见,也不会联想到«诗经» 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的佳句,更不会明白这树象征着关羽将军伟大人格的桃花图的深刻内涵。他们就像当年吕马童之流争抢分割项羽尸身以求得到主子重赏那样,只对关羽将军那颗令人敬畏的头颅感兴趣。潘璋自知,以他流氓无赖的本性,根本无法与义薄云天的关羽将军相比拟。而那位只有卑微的司马职务的马忠,更觉得自己与威震华夏的汉寿亭侯太不对等。可谁能料到,偏偏是他们小人得志,建此奇功。随着数条绊马索的骤然扯起,眼见得赤兔失蹄、须龙仆地,他们便狂欢得不能自抑,飘飘欲仙了。

  其实,当潘璋们梦幻般面对着以桃花为背景、仰面横躺在雪地上的那具凛凛之躯,用发抖的手臂举起钢刀,取下那颗赤面长须、凤目圆睁的头颅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并非他们的主子神机妙算,料定关羽必然取道临沮小道撤回西川,故而令他们设伏于此,伺机擒杀,而是我们的关羽将军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得知荆州已被吕蒙袭取,无奈退守麦城后,他便知道北伐大业已成泡影,荆州亦难收复,还有何颜面赴成都去见大哥? 就像当年项羽被韩信逼至乌江岸边,不肯过江东一样,他决心与东吴做最后一搏。于是,在从麦城突围而出后,果断地解散了队伍,只带了少数誓死相随的将士,直奔伏兵密布的临沮山道。一路上,他与吴兵殊死拼杀,直至苍老而疲惫的赤兔马无力腾跃过重重羁绊,发出一声回光返照般的悲鸣,将他掀翻在雪地上,那柄一生中只斩杀过十七人的青龙偃月刀脱手而出,在山道的岩石上碰撞出最后一声铿锵,他才颈血染白雪,做了最后了断。

  然而,就在玉山倾倒的前夕,我们的关羽将军还未忘记回顾自己六十年来的人生历程。只不过那些饱含荣辱,纷杂繁复的经历,只能简化归拢为情感的碎片,在脑际逐一闪现。

  他首先面西遥望千里之外,自己从未涉足半步的成都,极其愧疚地思念那位与他义结金兰的兄长刘备。当年桃园结盟时的誓词犹响耳畔,三十六年间追随大哥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的情景如在眼前。他坚信大哥始终对他信任和倚重,因此才把荆州这方半壁江山托付给他。 在独掌荆州的六年间,他只手擎天,浴血奋战,一心想成就北伐大业,辅助大哥一统天下。谁料理想尽管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眼见得大功告成之际,却遭到孙权与曹操的联手绞杀,最终功亏一篑,失去荆州全土,败走麦城,致使兄长好不容易开创的基业元气大伤,他丝毫没有抱怨兄长在他危难关头未能实施救援,只想到自我了断,以死相报。 他甚至没有忘记,在困守麦城时,他曾夜伴孤灯,倾注血泪绘画的一幅向大哥表明心迹、以示诀别的“雨竹图”,令主簿廖化突围送往成都,面交大哥,不知大哥能否收到? 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接到荆州失守、义弟关羽被困麦城的情报后,已成为汉中王的刘备先是一惊,继而便是讳莫如深的沉默。就在我们的关羽将军心里喊着: “兄长保重,为弟去也!” 饮剑自裁之际,他的那位大哥正打坐在豪华的汉中王府第,一手摸着光光的下巴,一手把玩着不久前义弟关羽派人奉献给他的“传国玉玺”,做着“三分天下有其一” 的皇帝梦。

  在怀念大哥的同时,关羽将军也想到了那位性如烈火,疾恶如仇,和他一样对大哥忠心耿耿的三弟张翼德。令他难以忘怀的是,六年前,大哥进取西川受阻,副军师庞统在雒城之战中中箭身亡。三弟与诸葛亮、赵云奉命入川增援大哥,留下自己独守荆州,临别时,三弟眼含热泪与他拥抱,恋恋不舍中似乎有一种心灵上的不祥预兆,顿时令他黯然神伤。他坚信,当得知与自己肝胆相照、誓同生死的二哥一命归天的噩耗后,这位三弟定会悲痛欲绝,迫不及待地要杀奔东吴,报仇雪恨。但他同样没有想到,直至两年后,已经当上皇帝的大哥才同意三弟与他一道起兵伐吴。而未等三弟提枪上马,便被小人杀害,与自己一样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令人费解的是,三弟的悲惨结局,竟在他那位皇帝大哥的意料之中。

  当然,我们的关羽将军也没有忘记那位一年四季都摇着鹅毛扇的军师诸葛亮, 这位被大哥喻为“水” 的智囊人物,在与他共同辅佐大哥的十多年里,也曾相互之间有过芥蒂,但他并不怀疑这位卧龙先生对大哥的一片忠心,从而对他怀有敬意。他没有料到,当年他亲自参与的“三顾茅庐”,竟是这位“卧龙” 先生与大哥心照不宣、联手导演的一场政治游戏。他没有抱怨这位用兵如神的军师,在他危难之时,未能建议大哥对他实施救援,只是盼望着有朝一日,他能协助大哥收复荆州,重振基业。他或许已经忘记,这位曾为大哥设计了“跨有荆益” 创业规划的孔明先生,还有一个业余爱好,便是好为«梁父吟»,在辅佐已当上皇帝的大哥时,是否也会模仿春秋时的齐相晏婴,重演“二桃杀三士”的故事?

  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刻,我们的关羽将军自然会分外挂念自己的家人。次子关平多年来与他生死相随,最终和他一起壮烈捐躯,其英灵仍能与他为伴,自不必说,长子关索,三子关兴以及爱女银屏在他北伐之前,均相继去了成都,自有大哥关照,尽可放心,令他担忧的是,他的那位患难妻子胡金定现今不知吉凶如何。荆州失陷后,她肯定会落入东吴魔掌,大料厄运难逃。因为他清楚,坚贞而烈性的夫人是不会屈从于孙权的。当初,每到关键时刻,夫人总会对他提出忠告,但他都不以为然,过后想来悔之已晚。如今,他的预料当然无错,只是他无法看到,当得知丈夫败走麦城后,她便从容地用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与丈夫相从地下。

  在牵挂胡氏夫人的同时,我们的关羽将军也油然而生对另一位红颜知己的一缕柔情,甚至还记得彼此之间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时,脑际划过的那抹淡红。于是,他面北朝着洛阳方向,从心底默呼一声: “杜线娥啊,你好自为之,关某去也!” 他想象着,此刻的杜线娥,是否还被白面细眼的曹阿瞒揽在怀中百般温存? 或许她正独坐书房,以手托腮,杏眼微闭,对着墙壁那幅由他潜心绘画的、并经她手转交给曹操的«风竹图»暗自发呆。

  如果说对于杜线娥的思念只是稍纵即逝,而由她联想到了曹操后,却令我们的关羽将军心中五味杂陈,这位被世人称为奸雄,对女人有着特殊兴趣的曹阿瞒,既对他横刀夺爱,又对他恩惠有加;既成全了他的忠义英名,又成为他兴复汉室的强劲对手。最终又是曹操勾结孙权对他发难,迫使他大业未竟,遗恨而亡。还有曹操手下与他交厚的张辽张文远、徐晃徐公明也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想起东吴君臣,最令我们关羽将军怀念的当数周瑜的接班人鲁子敬了。他早就听说过,鲁肃初见孙权时,就给这位碧眼紫髯的吴主献上了思度弘远的“榻上策”。而军师孔明先生与大哥的“隆中对”,其实只是七年后鲁肃“榻上策” 的翻版。从赤壁之战中,他见识了鲁肃的大智大勇,从“单刀赴会” 中,他领略了鲁肃的忠义仁厚。他也设想,倘若鲁肃健在,他一定还会坚持“联刘抗曹” 的战略,绝不会向他下黑手。至于孙权、吕蒙、陆逊之流,在我们的关羽将军眼里,只不过都是背信弃义的小人,尽管最终栽在了他们手里,我们的关羽将军还是打心眼里鄙视他们。

  诸如此类的庞杂思绪,不知是否会让我们的关羽将军备感纠结: 以其对大哥的忠心不二,为匡扶汉室的毕生奋斗,他自感问心无愧,可对天日。即使在黄泉路上也能给关氏祖宗有所交代。他常将关氏始祖,即夏桀时,那位手捧黄图、冒死进谏,最终惨遭杀害的著名忠臣关龙奉承为人生楷模,规范自身言行。并秉承祖训,毕其一生孜孜不倦地钻研«春秋左氏传»。挑灯夜读之际,常为书中诸侯挟持天子、大臣放逐诸侯、家臣背叛大夫等破坏礼乐制度的劣行愤愤不平,也为书中所载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社稷难保而唏嘘不已。 不过,孔圣人这部令“乱臣贼子惧” 的伟大著述,也激发了他面对群雄争霸、豪杰并起的乱世风云奋力抗争,建功立业的信心和勇气,他从书中咀嚼出了越来越多的微言大义,也逐渐形成了自己唯义而行、为国勇武、为民德泽、信义素著、守诺不违的人生准则。在他身上表现出的对主之忠、克己之正、处世之义、作战之勇,广为时人所称颂。他对«春秋左氏传» 的作而不述,也曾迸发了诸如怒杀吕熊、桃园结义、温酒斩华雄、白马解围、千里走单骑、义释曹操、单刀赴会、刮骨疗毒、水淹七军等人生闪光点。不知人们是否懂得他毕其一生手不释卷研«春秋» 的深意所在,但他坚信,凭其书中要旨,便可打造完美人生,辅佐大哥平定天下。谁知眼见得旗开得胜,大业有望,转瞬间却功败垂成,着实令人遗恨悠悠。因此他百思不得其解,是«春秋»这部书不可尽信,还是自己研读不精?

  按照佛家观点,当肉身遗落凡尘后,我们的关羽将军便已破茧而出,脱离了形体的桎梏,站在了自己的躯体之外,成为肉身的旁观者,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随之,他的心灵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一条漫长而幽暗的隧道ꎬ飘升长空,自由浮荡。也只有在此刻,他才恍悟到,肉身的死亡并不是一种结束。不是一切的终止,而是身体旧有的精神出窍,离开了浮世凡尘,为另一种生命的开展寻找出口。随着精神升腾而起,我们的关羽将军对人生的思考和叩问也便随之淡化,缕缕思绪依附着片片雪花渐趋沉寂。呈现在他眼前的只有茫茫天宇的广袤与大美。他顿时感到了人生天地之间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心头淤结的块垒也便渐渐消融,最终留在心头的只有一种孤独感。尽管此刻已有爱子关平和爱将周仓的英灵伴随左右,但这种孤独感还是难以排遣。是留恋失去的举家团聚的融融亲情? 是怀念桃园弟兄闯荡天下时的相濡以沫? 还是向往率领千军万马上阵杀敌的痛快淋漓? 他茫茫然不能回答。天真的关羽将军啊! 您怎么没有体悟到,您本来就是一个大孤独者。在这尔虞我诈的乱世里,您具备了太多的时人所缺失的唯一性:您的忠义,您的神勇,您对«春秋»的终生痴迷,您的马,您的刀,您的赤面美髯的威仪,在敌我阵营中都是鹤立鸡群,还有您正直、善良、悲悯、骄矜的本性,都成为绝对的特立独行,从而遭到了太多人的嫉恨ꎬ注定了您的孤独和悲剧。

  正在迷惘之际,我们的关羽将军似乎听到了从玉泉山方向传来了一声空灵而悠长的呼唤: “故人啊! 云散水流去,寂然天地空,身虽毁朽,魂神不灭,你已了无牵挂,速速归来吧!” 他心中猛一激灵,恍如梦醒———这不是普净大师的声音吗? 他的这位同乡好友,在他人生的关键时刻总会现身,曾经两次救他于危难之中。

  动身之前,他还不忘透过密集的雪花,最后俯视一眼苦心经营了六年的荆州古城。此刻,他忽然看到,被茫茫大雪覆盖着的荆州城,酷似一架业已废弃的巨型战车。不知他是否已经醒悟,是谁在他毫不觉察的情况下,将他绑架,并牢牢地拴在这辆战车之上,直至把他拖累而死?

  大雪仍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像圣洁的梨花漫天欢舞,这是在迎接一位千古武圣“凤凰浴火” 后的涅槃重生。

  (本文系作者长篇历史小说«涅槃»的序章)

西安高峰光秃山

作者:卢剑利

  秦岭是一架神奇的山脉,而位于秦岭分水岭的光秃山也叫麦秸岭,海拔2890米,是西安市远近闻名的秦岭高峰,因峰顶建有陕西广播电视调频发射基地而远近闻名。

  记得小时候,家乡的人看下雨天或下雪天还是晴天,都要看光秃山“戴没戴帽”。远远望去东光秃山和西光秃山在群山中,像驼峰一样,比别的山高很多,和蓝天相接。如果下午看光秃山顶“戴帽”了,也就是大朵大朵白云缠绕其上,远远看去就像戴顶白纱帽。这就说明天有雨或雪,如果驼峰融入蓝天,就是说明天是个大晴天,人们百试不错。 所以我从小看天气都是看光秃山顶戴不戴帽。老人们说,光秃山顶是海眼,被扣上九十九口大锅,如果拿掉这些锅,我们的秦岭分水岭与鸡窝子村就会成为“海底世界”了。小的时候我整天提心吊胆,怕人们把这九十九口锅偷去,家乡成了汪洋大海,长大以后才知道,这不过是个传说童话而已。

  家乡的老人曾讲过: “望光秃山顶能走死马”,说的是光秃山离鸡窝子的距离有近乎20公里(千米)的山路,从秦岭分水岭走上去就要四五个小时。好在20世纪70年代初,陕西电视调频发射台建在了光秃山顶,国家投资从山底下修了一条通向山顶的简易公路,每天都有一趟货运车向山上运输生活物资,路上行程一个多小时,家乡的人们便有机会坐这辆货车登上光秃山顶探险观光。

  二十年前每逢春夏天,家乡的人们还有的推着架子车,有的开着手扶拖拉机上到山顶,人人手上提个麻袋和筐子,步行上山,人们就累得不行,还冷得要命,还须身穿毛衣或棉衣才能扛过去。到光秃山顶人们采摘野菊花、黄花、山木耳、蕨菜、猴腿等满载而归,好不惬意!

  最初的登光秃山的小路很窄,但还算比较好走,后来山势越来越险峻,路也就越来越难走,没过多久就看不到路的痕迹了,只有在树林间穿行,行进的速度也慢了很多。当拐进一个山沟小溪流边时,人们只能沿着溪流往上攀登,眼前山溪清澈透亮,溪流两边杂灌丛生,树林阴郁,空气潮湿阴冷。抬头看天,天空不再是广袤无边,犹如一条狭长的蓝色带子悬在头顶。

  当我们花了三个多小时到达山顶时,爬上光头山林区,清凉舒适,山泉清冽甘甜,林间鸟鸣伴着山泉声,这大自然独特的天籁之音,成为人生美妙的享受! 休憩的地方是一片非常茂密的树林,坐在潮湿松软的林间枯死木上,看着眼前密密的高大树木,青苔爬满了所有的树木,并且每棵树杆上都是朝北即背阴一侧青苔很厚很多,甚至有许多树上的青苔长长垂下,偶有微风时,那长长的青苔就在风中摇曳。树林间植被茂密旺盛,灌木丛里枯枝落叶很多,但草不很多,也不很茂盛,偶尔看见有一些零星的小蘑菇,执着地向阳光靠拢。这里森林间人类的活动痕迹很少,这些地方山林茂密且没有明显标志物,上山后很容易迷失方向会越走越远。特别是气候寒冷,如果食物再短缺,很难在较短的时间内走出森林。如果在山上遇到大型野生动物,就更难逃厄运,看着眼前神秘莫测的山林,心中对这崇山峻岭充满了敬畏感。

  休息过后,我们继续沿着山脊赶路。那一带山脊比较平坦,放眼四周,前后山形、周围的森林几乎一模一样,这就很容易迷路。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走出了连绵不断的森林,到了一片光光的山头,山顶有一大片草甸,还有一些低矮的灌木,看四周沟壑纵横,听山谷水响鸟鸣。头顶偶尔有朵朵白云,悠然娴静地胜似闲庭信步。品这山野凉爽清气,入肺甘甜清冽,夹带着湿漉漉的草香和淡淡的松香味。 忽然间,云雾从四周升腾而起,漫过周围山间,淹没四周一切,高大的树木顿时消失在云雾间,浓雾很快在身边蔓延开,闭上眼睛,这云雾托着自己飘飘欲仙,仿佛置身逍遥仙境了。走了没多久,眼前就出现了非常独特的景致: 一匹山脊梁,大致呈东西走向,山脊梁的南侧,高大茂密的树木一直连绵不断,像冲锋陷阵的士兵一样,前赴后继,冲向山脊,然而在山脊梁最高处,拥挤前行的森林兵阵突然中断,像刀切一样整齐;山的北坡,较低处才有茂密的森林,而接近山脊梁处,光秃秃的,只有厚厚的草坂和低矮的小杂灌匍匐着。

   最为奇特的是,光秃山南坡的树木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相互拥挤着,向着苍天挺进,向着四周伸展着枝叶,而到了这山的脊梁处,突然停止了步伐,不再向前挺进,就连树的枝都一律偏向南生长,即便是最初从树干北侧生长出来的,生长了没几年,枝条就折回头向南生长了。这些树木的所有枝条都向南生长,而北侧则光秃秃的,构成奇妙少见的森林景观。伫立在这半边有树枝半边光秃的独特山脊,眺望周围山林,远处的山脉或清晰地呈现全部风貌,或半隐半现着雄伟身姿。云雾时而升腾,缠绕着崇山峻岭,有如水墨画一般,山峰更是争妍斗奇,奇石怪树,分外好看。

   转身向另一些山头眺望,忽见有飞瀑垂下,似一条银练从山缝撤出,与白云融合在一起,构成人工难以复制的美景。还有的山头,只有一缕白云缠绕在山尖下,极像是大山老人的围巾,略显雍容华贵。 看着眼前变幻莫测的美景,我们都被大自然的神奇魅力所折服,感叹人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渺小得多。

  光秃山顶的醒目建筑便是陕西广播电视调频发射台的工房和高塔,这里有专人管护,游人到此只能远观而不能进内,除此人们更多的则是与云山云海相伴,置身其中好像进入“超凡脱俗”的境界,漫步山顶领略风光人们立刻感到远离尘嚣,脱离苦海,净化心灵,忘却一切烦恼和杂念,在山顶真的是与大自然亲密融合了。

  清晨从光秃山顶东侧可放眼旭日东升,向北眺望全新的长安城亭楼林海尽收眼底,而渭河恰似一条白银带子横贯八百里秦川。在光秃山顶,人们深感: 巍峨独特显秀姿,身旁白云绕诸峰,心旷神怡仙境游!

  难怪有“驴友” 在此赋诗: “万里碧空万里云,满目青山绿色新。忽见长河九天落,人间仙境处处寻。白云生处石径斜,清风习习紫竹林。问君此景何处在,光秃山顶把歌吟。”

曾经的你在我心里

作者:田丽娜

  有个著名作家说过,你所怀念的故乡,其实就是怀念故乡的土地、山水和这一切上承载的人和事。泥土的气息和记忆不会变。我觉得很有道理。

  想想自己1991年11月中旬离开家乡到广东大亚湾,那时只不过是个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女,2003年回到西安时,已是个嫁作他人妇的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而今虽走过大半个中国,远足也踏上过南美国家,但仍义无反顾地回到西安,定居长安。

  真应了李白那几句:

长相思,在长安

天长路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是的,长相思,摧心肝! 因为我想久久地看着你,长安,我想久久地注视你变了模样的土地,想念曾经的条条细水无声的小溪,想念长安二中昔日老师们的身影,想念长安二中的文学园地,想念学校门口的油酥饼以及校食堂二两粮票五分钱的花卷。

  还有想念你,C君。

  早些时候,我写过一首怀念高中同学的词,南歌子,就是为 C君所写:

南歌子: 忆友人

同窗三载情

携手并肩游

豆蔻芳华淋漓尽

橄榄缠绕月明、书香中

转瞬二十年

倩影曾入梦

桃李杏下坐拥尘

无间对诵疏落、光与影

尔今何处似

问君何地安

飞鸟季风云捎过

溪流跃林山外、我聆听

  身影回划,退回到1986年秋,入学不久的我们,一切新奇有趣,校园林荫道,两旁树木葱茏葳蕤,青砖青瓦的行政办公楼,教师平房,和校舍掩映其间,古色古香。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地方———操场,后来成了许多同学倾心玩耍,倾情谈心的地方。

  我所在的班级是当时的重点班,大部分学生理科好,学习也专心用力,当然一副老学究派头。我好文,也好动,所以逐渐地与班里另几个喜文的同学越走越近,与其中一个更是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她便是C君。

  她家在周边较远地区,因此需要住校,在我俩关系极好后,她就一直住我家,这一住便是近三年,也因而我有机缘去学校食堂就餐。

  长安二中的伙食挺好,那时还用粮票,早餐因为比较丰盛很受我们青睐。通常早餐配餐有花卷、馒头、稀饭、小菜。我们一溜眼望过去,其他没什么特别的,家家户户都能做,就是那个花卷,老远就吸引住我们的眼球和嗅觉: 淡黄色,卷了四五层,徐徐泡泡的很大个子,青翠的葱花点缀其间,一股麦香味和着葱花香味,慢悠悠随热气蒸腾到我们鼻孔: “来一个花卷” 我俩不约而同,“二两粮票五分钱”。 我们欢天喜地地掏出钱和粮票,欢天喜地地接过花卷,欢天喜地地找个少人的地方享用起来。

  写到此,我的口水往下咽,年少时的味道不再有。

  我们不仅同吃同住,还同学习,同玩耍,她的字特漂亮,古文诗歌也比我背的多,所以我就暗自练毛笔字、钢笔字。我们互相比赛,写给对方看,也包括作业,看谁今天的字写得好,诗歌写在小小的卡片上,互相考问,背过了对方就收起来,我收了她好多诗歌小卡片。保存了多年。

  我们的课外书是交换来看的,因为大家都想省钱,不可能把自己喜欢看的书都买了,交换看书就成了那个时候的一种积极、时尚、乐观的方式。«红楼梦»,琼瑶、三毛、金庸的作品都是那个时期看完的。后来我俩也是双双携手走进文科班。

  文科班的学习生活让我们更自由,精神上的一种自由快活,使我们的日常生活更添多彩的味道。老二中门口旁的牛肉馅油酥饼是其中一个新的丰富的味道。

  开店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圆脸短发,白白净净的脸上,ꎬ那对眼睛像总是在笑,很是和蔼,做的油酥饼,外酥内嫩,外脆内软,牛肉末香葱末做的馅,一直没换过,我们也一直没吃腻过,那时没有地沟油,没有各种添加剂,就是极普通的菜籽油所烙,但那种味道一直留到现在,定格在时空里。

   年少轻狂的记忆里还有我们的另一爱好: 二中的文学园地,这是我们的另一个精神高地,我们比赛谁的手抄报办得更能吸引同学们注意,受«红楼梦» 琼瑶,著作的影响,我们的手抄报名字取得也很雅致: 枕霞、海韵、浪沙、琴瑟,每期无不挖空心思想奇名———然后用彩笔勾出版面、版缝、板块要闻,以及自己写的小诗小文,或摘录的名人名句。除了寻寻觅觅地吃,这个手抄报也是我们共有的精神阵地。

  这方精神阵地也永远保留在我芳香的记忆里。即使后来的单位有内刊,有杂志,甚或再后来的网站编辑,我也有文字几乎期期刊登,却再也没有那时候的欢乐、兴奋、认真与执着。虽然使用工具齐全许多,豪华许多。

  为什么?

  我们每个人在“时间” 这个怪物面前不知所措,无能为力地在一天天中长大老去,唯一不变的记忆里的一切: 气息、味道、温情、场景,似乎都不曾远离。人的浪漫情怀虽不是冷酷现实的对手,但是总与记忆相伴而行。

  我就是在南方时经常梦里回到长安,梦到学校,梦到曾经的C同学,好友等,亲切的一如昨日。

  1999年4月的一天,因思乡心塞,我做了一首小词: 望江南

望江南

在江南

江南柳成烟

春来水乡绿两岸

翠鹂鸣过松石岩

碧涛卷波澜

忆长安

长安点点恋

种种相思无处寄

分分秒秒挠心肝

恨万水千山

  是的,恨万水千山,如今我还记得当初写这几个字时的费力、无奈。

  我用脚步丈量着我的乡愁,用记忆封存着长安的一切,今天,我就在你的怀抱里!

  我没有无时无刻地歌颂你,因为在当初那个女孩离开你驶向大海远走高飞之前,你这个名字这个小镇已被她牢牢锁住,拥在了心里。

  亲爱的长安,你还好吗? 故心可依旧? 故情可依然?

  亲爱的C君,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