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悦长安书坊——长安作家文集在线阅读(三)

  • 发布时间:2021-09-15
  • |
  • 作者:长安区图书馆
  • |
  • 阅读次数:18

  《掠过终南山北麓的风:长安作家文集》是由西安市长安区图书馆主编,共收录长安籍作家和非长安籍而在长安工作生活的109位作家作品汇集而成,全面且系统地提供长安作家及他们的作品情况。这是长安文学队伍的一次大展示,也是对长安已故文学前辈的缅怀,同时是新老作家以及社会对长安文学作者的了解、学习、交流的资料库。

   书香润泽心灵,佳作启迪人生。为了使大家更好的了解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长安作家文学成绩和成果,深刻感受长安历史文脉和文化特征。从2021年9月1日起长安区图书馆将每周推送3篇长安作家文集作品,以飨读者。

羊元坊出土李恪墓

作者:王作兆

   区文物局穆晓军馆长送来大唐故李恪墓志铭拓片,并告诉我唐太宗儿子李恪墓在羊元坊村砖场出土。《旧唐书》记: 李恪为“太宗第三子”。从墓志看记为“二子”。对照墓地看唐书,拜阅唐史专家杜文玉、宁志新先生《李恪及太宗其他子女的生死荣辱》一文,对李恪这个长眠于长安千年的历史人物有了较清晰的了解。

   唐太宗李世民一共有35个儿女,长孙皇后为其生了7个儿女。 三男四女,长子承乾、四子李泰、九子李治,四女为长乐公主、晋阳公主、新城公主、城阳公主。

   李恪是唐太宗第二子,生母杨妃乃隋炀帝的女儿,亦是李世民姨婆之孙女,世民之表妹。先嫁给齐王李元吉为妃,玄武门之变李元吉死后,李世民纳其为妃,史称淑妃。为李世民生有第二子李恪、第六子李愔、第十四子李明。唐武德时,始封李恪为长沙王,贞观二年(628) 改封为蜀王,贞观十年又封为吴王。历任益州大都督、齐州都督、又策拜司徒,安、随、温、沔、复五洲诸军事,安州刺史等职。“任总方隅,位升台辅。”

   唐太宗李世民较偏爱杨妃所出之二子李恪。贞观十年(636) 李恪被任命为安州都督。不便居在京城,即将离京赴任,太宗忧伤地给大臣说: “我对恪儿岂有不想常见之理? 只是名分早定,他作为藩王任职于外,可以成为朝廷藩屏,这样我百岁之后,也许可无危机之忧。” 李恪出京,太宗书信告诫李恪: “吾以君临兆庶、表正万邦。汝地居茂亲……以义制事,以礼制心,不可不慎。外有君臣之忠,内有父子之孝,宜自励志,以勖日新” (见《旧唐书》列传第二十六)。这段话意思是: 我为天下之主,当为天下之表率;你是皇室至亲,应当时刻想着藩屏朝廷。做事之时,要以礼仁为准绳,不可丝毫松懈。你我内有父子之名,外有君臣之分,望常以此勉之,以便日有所进。你长在宫中,突然离去,必然恋恋不舍,我本想赐你珍宝,又恐使你更加骄奢,故写这段话,以为庭训。

   第九子李治被立为太子数月后的一天,唐太宗对长孙无忌(长孙皇后之兄,李治舅父)说,公劝我立雉奴(李治乳名),雉奴仁懦,得无为宗社忧? 吴王李恪英武,有文武才。并说李恪很像自己,想改立太子。“长孙无忌辅立高宗,深所忌嫉。”(《旧唐书》· 列传二十六)据理力争,坚决反对。唐太宗说: “你反对立李恪,只是因为他不是你的外甥吗?” 长孙无忌回答说: “太子仁厚,真守文良主,储君至重,岂可数次改换!” 朝廷重臣反对,太宗只好作罢。由此后,长孙无忌深恨吴王。贞观十七年十二月,唐太宗将吴王李恪招来,很忧心地对李恪说:“父子虽为至亲,及其有罪,则天下之法不可徇私。若汉已立昭帝,燕王刘旦不服,阴图不轨,霍光折箭诛之。为人臣子,不可不戒!” 可看出唐太宗对其爱子的忧隐之情。

   李治即位,改任吴王李恪为梁州都督,令离京赴任。

   贞观22年(648)七月,房玄龄病死,高阳公主(唐太宗十七女,嫁房玄龄次子房遗爱为妻))教唆丈夫房遗爱争夺财产,反过来又诬告家兄房遗直所为,房遗直无奈,只得将实情告知皇帝,太宗狠狠批评了高阳公主。加之高阳公主生活放荡,与和尚辩机私通,将宫内金宝神枕送给辩机。事败,太宗大怒,腰斩辩机,高阳更怨恨父皇。史书记,皇上驾崩,高阳亦“无哀容”。

   高宗李治即位后,高宗与宰相长孙无忌、李绩等商议,将房遗爱外放到房州(今湖北房县)任刺史,将房遗直外放隰州(山西显县)任刺史。房遗爱夫妇深为不满,遂谋废高宗李治,图谋不轨。

   高阳公主为了夺取房遗直的封爵,便派人诬告家兄调戏自己,房遗直无法,告发其谋反。永徽三年(652)发生了驸马都尉房遗爱、大将薛万彻、柴令武、荆王李元景及高阳公主、巴陵公主谋反事。永徽四年二月,高宗下诏处理了以上诸人。此事本与吴王李恪无涉。但在审问中,房遗爱早知长孙无忌深恨李恪,因之有意说李恪也参与了谋反阴谋,“冀如纥干承基得免死”,妄想仿照。当年纥干承基招出太子李承乾谋反之事,后得以宽恕免于一死。结果房遗爱诬陷吴王李恪不但未使自己免死,反给了长孙无忌除灭吴王李恪的口实。据史料记载: 李恪“名望素高,为物情所向,长孙无忌深所忌嫉,会房遗爱谋反,遂因事除恪,以绝众望,海内冤之”(《旧唐书》李恪列传二十六)。

   高宗不忍心处死李恪,对身边大臣说: “荆王是朕叔父,吴王是朕兄长,朕想代其一死,可否?”兵部尚书崔敦礼在长孙无忌的支持下,坚决反对,只好作罢。李恪墓志记: “潜构恶情……极於常刑……三刺而无舍”。岁在永徽四年二月初六。同年四月十五葬于高阳之塬。春秋三十有五。虽然“圣慈恻隐,庸被哀荣”。未能进昭陵为父皇陪葬,埋在了长安郭杜镇南,西沣路西羊元坊村砖场。2006 年出土,墓型土洞,无石棺,巷道略,墓墙刷白无画,无大的封土,有志无盖。可谓凄凉原野,寂寞坟茔,连个荒冢也未留下。吴王李恪被杀,“海内冤之”。李恪临刑大骂: “长孙无忌窃弄威权,陷害良善,宗社有灵,当不久族灭”。长孙无忌又将李恪四个儿子李仁、李玮、李琨、李镜全部流放至岭南。吴王李恪同母弟蜀王李愔被废为庶人,贬谪四川巴州。

   李世民是毛泽东主席很欣赏的一代英主,评价其“自古能军无出李世民之右者”。但也很惋惜他的接班人未能选好。毛主席当年评价唐王李世民: “李恪英物,李治朽物,知子莫若父,然率听长孙无忌之言。可谓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值得一提的是,长孙无忌也无好下场,因阻止高宗立武则天为皇后,而得罪武则天。武则天听政不久,指示许敬宗诬告长孙无忌谋反。他极力保荐的外甥竟无亲问无忌谋反事由,唯听任许敬宗之说。长孙无忌之职被下诏免去,不久也被赐死,长孙亲属被全部流放岭南。真正应了李恪临死之言,“当被族灭”。 《旧唐书 · 江夏王李道宗传》评说: “永徽中(长孙)无忌(褚)遂良忠而获罪,人皆哀之,殊不知诬陷刘洎、吴王李恪于前,枉害(李)道宗于后,天网不漏,不得其死也宜哉!”历史是多么有趣的嘲讽。

   关于隋炀帝公主杨淑妃,命运轨迹史书无记载,吴王李恪死于非命,对淑妃当是致命一击。查《唐会要》昭陵陪葬中无有淑妃,实际昭陵考古中也没有她。但在前几年祝村乡羊村(杨村)一位老百姓挖红薯窖时,挖出一座古墓,墓室被盗。据说公安人员曾下到墓室查看,发现墓志中有“杨妃” 字样。 县文物局同志反映,疑是李世民杨淑妃之墓。因未挖掘,真伪难辨,只好等待墓志出土了。此墓和李恪墓北南相距不过几里地,看来杨妃没有在昭陵为唐太宗陪葬也有可能受到儿子的株连。

   站在凌乱不堪的李恪墓场,不由人不胡思乱想: 假如不是九皇子李治继位,而是二子李恪上台,这个英武之人执政,或许能有第二个贞观之治出现。那么,则天武后也不会滥杀李唐宗室,更不会改唐为周,韦后不能弄权,安乐公主不会不安,太平公主不会不太平……长孙无忌也可能不会被赐死……

草像是村庄的主人

作者:王宏哲

   那些年,草总是会和我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在地里忙碌,很可能就是因为要对付那些比庄稼长得还要欢实的草;我在村外的路上闲走,牵住我脚步的又多半是路边那些伸展出来的草;即使是我在村子里迎面碰上的一个女人,她也极有可能就叫春草秋草或者是别的什么草。

    ———草在我生活过若干年的村庄无处不在,草在我的那一段岁月里四处扎根,蓬勃生长。

   我曾经用了整整一天时间翻好了一块地,那些草根呀草枝呀被我深深地埋在了土底下。我原以为这样我种下的那些种子就能安安生生无忧无虑地发芽成长了,没想到过不了几天,我的那些种子才刚刚冒出一点儿芽芽,那些草却已经嬉皮笑脸地长成了一片。我站在地头一句话也没说,我心想那些草大约是和我耗上了,它们可能是要试一试我究竟有多大的耐心和毅力。我立马挽起袖子下到了地。我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我决定花上几天时间,把那些长出来的草再一一拔掉,扔远。我从地头开始,一连拔了几天。眼看就要拔到半中腰的时候回头一看,我拔过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草又长了出来,它们在风的怂恿下摇头晃脑,有的还得意扬扬地冲我扮着鬼脸。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我这才知道,我是拿那些草没有办法了。我不得不容忍它们和我的庄稼一起长大,容忍在来年的时候,有一些草籽或者草叶混进我打回来的粮食里,最终被我吃进肚子再排泄出来,当作肥料上到我的那一片地里。

   事实上,草在地里从来就没有灭绝过。人试图把它们从地里赶尽杀绝,人一代一代忙碌了多少年,结果往往是人把自己的生命都忙完了,草却一季一季地生长着,从来都没有耽搁过。 我慢慢明白了这一点,在对待草的问题上就渐渐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那些草也并非一无是处,好些时候人还用得上它们,求得到它们。譬如我圈里边饲养着的那些猪呀牛呀马呀羊呀,它们的胃口总是好得无与伦比,而我少得可怜的粮食勉强只能喂饱我自己,对它们我就只能用青草或者干草招待了。那个时候,我掂着镰刀背着竹筐走不了多远就能割满一大筐青草。我把它们背在背上,扛在肩上,它们遮盖了我的头颅,我的上半身,远远地望去,好像不是我在走,而是一堆草在走。草借着我的双脚走回了村子,草用自己的身体喂饱了那些猪马牛羊,也让我的院子里有了一些生气,让我的日子有了一些生机。

   人接受了草以后,草也就和人亲近了。偶尔出现在地里的草们好像也不是十分的碍眼,看起来也不会对庄稼的长势产生多大的影响,而那些长进村庄的草们谁知道是什么时候动身的,仿佛一夜之间,它们就长在了墙头,长在了路边,长在了院子的某个角落或是窗下的那一片空地,静悄悄地闻着村庄的气味,人的气味,一声不吭地长到了冬天。等到来年,那些草还会再长出来,那个时候,它们可能已是拖儿带女的一大家子了,它们紧紧地围在一起,为首的那一个一定会兴味盎然地向它的孩子们讲述着它曾亲眼看见过的一个个故事。 而那些故事总归会和村子里的人们密切相关。比如那一个头发花白,总喊叫着腰痛腿痛的老头终于没有熬过那个冬天,在第一场雪刚刚落过没有几天,他就急急忙忙地匆匆上路了;那个打了半辈子光棍的汉子一定是烧了高香,春天的时候,他孤寂的炕上终于多了一个如花似玉的新娘;而那个叫春草的心比天高的姑娘,她在多少次高考失败后,终于收拾了那些书本背起背包远走他乡了……

   草记着村庄里发生的事情。草在自己的角落里默默地目睹了村庄里发生的各种事情,草其实早就是村子里不可缺少的一员了。就像长在我窗前的那一蓬草,它爬上窗台偷看过我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梦,偷听过我轻狂的胡言乱语;它也许准备陪伴我一辈子,谁知一觉醒来却不见了我的踪迹。它会不会怪我不辞而别,会不会怪我狠心离去,会不会在剩下来的日子里面对着那一间空空荡荡的老房子,一年一年又一年,等待着我未知的归期?

   而我,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游荡了一年又一年,最终只找到了一处容身的房子,来盛放这一把不大像样的年纪。偶尔,我会想起那个村庄,想起村庄里的那些草,在人和草共同生存的村庄,草有意无意地深入了人的生命细节,而人对于草的认识,往往还只仅仅停留于冬枯春荣。一年一年,村庄里总有些老人不在了,总有些孩子出生,看不出多了一个还是少了一个。日子往前走,村庄也在往前走。只是总有一些人走着走着就被一个一个的日子给远远地扔下了,远得永远也回不来,而草却年年会回来。草真正把根扎在了村庄,在绵绵无期的日子里,草才像是村庄真正的主人,而人的根不牢,人注定了只能是村庄里生长一季的草。

隔门贤(节选)

作者:王昭玺

(乐声中幕启,李小喜焦急无主地上。)

李小喜(唱) 三十夜,黑漆漆。

人家欢乐度除夕。

饥寒逼杀李小喜,

贫富不齐。

人家过年吃酒肉,

我家无有半升粟。

母亲草堂忍饥饿,

我到处奔波想主意。

可叹终年苦劳累,

不得温饱手空虚。

东街走罢西街走,

南街走到北巷里。

家家准备把年过,

门口红灯高挂起。

(猛然发现岳父家) 噢! 原来来到我岳父家了。

(唱) 小喜我抬头用目看,

他门口对联贴齐备。

真个是: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忧来几家喜。

小生李小喜。是我整整跑了半晚,未曾借得升米斗粟。高堂老母正在挨饥受饿,这却怎处? 哦! 有了,观见我岳父家大门半开半掩,不免去到他家借些粮米,以解燃眉之急。慢着,想我还是未过门的女婿,怎好开口告借?唉! 这也是事出无奈,哪还顾得许多! 且先到了他家,再做道理。

(唱) 贫困所迫无其奈,

除夕夜告借为充饥,

倘若是岳父岳母他不理,

倒叫我小喜无面皮!

嗯! 我想他们不会不借的。

(唱) 一来是亲戚他们不怪,

二来我还是他们女婿。

满腹惶愧把大门进,

躲在黑影里看仔细。

上房里,静悄悄,

小房以内黑漆漆。

莫不是他们已熟睡?

(发现厨房灯亮) 啊!

(唱) 他一家三口捏扁食。

这真难住李小喜,

见了面怎样把话提?

浑身颤抖心慌乱,

不如先躲进小房里。

轻脚举步把小房进,

(不小心碰着门)

(唱) 吓得我浑身冷汗湿透衣。

小喜脸烧心里急,

他们看见咋办哩?

擦把汗来喘口气,

薛老汉/ 婆(上唱) 厨房里走来我老夫妻。

薛老汉(唱) 我老汉姓薛名福善,

薛老婆(唱) 所生芙姐一个女。

薛老汉(唱) 俊秀聪明又伶俐

薛老婆(唱) 早就央媒说女婿。

薛老汉(唱) 老婆只嫌别处远,

说到本村南巷里。

薛老婆(唱) 女婿姓李名小喜,

俩娃见面都是认得的。

虽说家道较贫困,

勤劳忠厚满人意。

薛老汉(唱) 三十晚上忙半夜,

薛老婆(唱) 欢欢喜喜捏扁食。

薛老汉(唱) 擀的擀来捏的捏。

薛老婆(唱) 把扁食捏了两簸箕。

薛老汉(唱) 大年初一要早起,

薛老婆(喊) 芙姐,芙姐! (内应)

(唱) 我娃你也早歇息!

薛老汉(唱) 将大门紧紧地上了锁,

薛老婆 嗯!

(唱) 把小房扣得紧紧的。

薛老汉(唱) 年年防旱夜防盗,

薛老婆 噢!

(唱) 小心贼娃子偷东西。

薛老汉/ 婆(唱) 老两口转向上房里,

(喊) 芙姐,我娃快睡! (同下)

薛芙姐(内) 来了!

(上唱) 收拾已毕回房去。

用手推开门两扇,

(放灯欲睡,发现床边茶几上的新衣)

(唱) 试一试过年的花新衣。

(继而发现纸牌) 哟!

(唱) 这一副新牌哪里来?

必定是爹爹买下的。

到明天姐妹们来拜年,

耍纸牌热热闹闹过初一。

时候不早我快歇息,

(揭帐发现李小喜) 呀!

(唱) 见一个人儿床前立!

吓得芙姐往后退,

天爷爷!

细观看才是我女婿。

奴家未曾把门过,

你钻到小房干啥哩?

做出此事太无理,

我要与二老说仔细!

李小喜(一挡) 芙……芙姐呀!

(唱) 年三十庆团聚人人欢喜,

独有我李小喜愁锁双眉。

人家欢乐过除夕,

咱的娘挨饥受饿在家里。